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一线对话|中部某省联社信贷管理负责人亲述农商行生存现状:大行贷款下沉抢夺客户,农商行部分业务“倒贴”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2-09 18:25:26

每经记者 张寿林    每经编辑 廖丹    

行远登高,悉起肤寸。离开了细节和一线,诠释轻易便走向了“超现实主义”,讨论声激昂,而事实往往愈加扑朔迷离。一线细节如此重要,但又如此稀缺,尤其是在这个信息快餐化、廉价化的时代。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下称“NBD”)近日深度对话中部某省联社信贷管理部负责人(下称“信贷负责人”),罕见呈现当前金融体系最末端的运转细节。在这位信贷负责人的亲述中,一幕幕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竞合的生态画面渐次展开。

“连贫困户贷款,我们农商银行都给他,而且给的是信用贷款,还有什么样的客户贷款,我们不能给他?”这位信贷负责人说,农村商业银行或者说农村信用社,由于服务有区域限制,客户经理一天到晚,都是在乡村和这些民营企业、农业主体打交道,不存在不愿贷、不敢贷的问题。

农信社不存在不敢贷、不愿贷问题

不经意间,“不敢贷、不愿贷”的口号已升级为“不敢贷、不愿贷、不会贷、不易贷”了,“四不贷”被市场热议,而在普惠金融一线,真实情况究竟如何?

NBD:过去对于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银行存在不敢贷、不愿贷的问题,近期听说这些现象在持续改善,具体是怎么做到的?

信贷负责人:这个提法,对股份制银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可以用,但是对于全国的农村商业银行或者农村信用社来说,我觉得是一个很淡化的概念。

为什么?农村商业银行或者说农村信用社,对他服务的客户,由于有区域限制,不存在不愿意贷、不敢贷的问题。关键问题是什么?这个客户要符合贷款的基本条件,包括他有民事行为能力等等。

在这个前提下,如果在农村商业银行或者说农村信用社都不到贷款,可以这么说,在其他任何一家银行,都不能贷到款。因为我们的贷款条件跟当地情况是结合在一起的。

农村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是敢贷、愿贷、能贷!为什么能达到这三条?因为我们的机构网点建设到了乡村,我们的客户经理一天到晚都是在乡村和这些民营企业、农村新兴业态的主体在打交道。我们对他们是了解最深的。

对于这些客户,如果在农商行、农信社都借不到贷款,那可以说,他就连基本的贷款条件都不符合,或者是盲目地做一些不符合实际的高风险项目。

作为银行来说,一方面要给他贷款,更重要的是,还要帮助客户把控风险。好比我这个客户想养猪,他一冲动:啊,这个养猪能挣多少多少钱,我不能就立马给他贷款,我知道非洲猪瘟还没有消退,我现在给他贷款,一旦染上非洲猪瘟,后面问题就来了,到时候还不了贷款,就害了他。

所以说,银行不是为了贷款而贷款,而是要和客户一起,共同帮助他把控风险。所以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的优势就在这里,和“三农”尤其是农业种粮大户、合作社等农业主体紧密结合在一起。

NBD:但大家一直在说,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贷款是很难的事情。

信贷负责人:我在一线做,我知道其实不难。你看,这一个茶杯,这里面的水已经装了80%,还有20%空着,也就是还有20%的客户没有获得贷款。获得贷款的,他不觉得难,只有没有贷到款或者贷得很少的,他叫难,这占到20%。

这个问题要客观地分析,不能只是找银行的原因,也需要找企业自身的原因,如果原因在于企业自身,基本上可以说,百分之百他的财务指标很差。他没有还款能力,再有还款欲望也不行。

融资难、融资贵是一个世界性问题,这中间,要从双方共同应对的角度来考虑。对于银行来说,现在选不到好的客户,包括对于不符合条件的客户,有时候银行冒一点风险,都去给这个客户贷款。所以我说,连贫困户贷款农商银行都给他,而且给的是信用贷款,还有什么样的客户贷款我们不能给他。

而且全国85%以上的扶贫小额信贷都是农商行、农村信用社给的。连贫困户这样大风险的客户都给了,可想而知,在农村稍微有一点发展欲望、发展能力、还款能力的,能不给吗?

大行贷款下沉,农信社客户“搬家”

近两年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业务方向出现较大调整,把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作为最重要的任务之一,业务向中小微市场下沉。这一动作带来的市场格局变化似乎少有人关注,但地方中小金融机构却有着切肤感受。

在农商行、农信社人眼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挺进”中小微企业市场又是怎样的一个行为?

NBD: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有指标要求,今年要保证小微企业贷款增长30%以上。请问农商银行也有相应指标要求吗?

信贷负责人:客观地说,国有大行普惠金融贷款的下沉,对地方法人机构包括农商行、农信社、城商行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因为四大行承诺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那这些客户,过去他们没有做,现在却要做。怎么做,怎么实现增长?就必须在价格、授信的条件上放宽。

所以今年初到现在,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下沉以后,从我们中间吸取了大量的客户到他们那里去了。客户搬家了。

吸取的手段,核心一点就是放松贷款条件、降低贷款利率,大部分就是基准利率。他不计成本,原来是4.35%,这一次LPR调整后,降了10个点,现在4.25%(注:对话时的利率)。

我们感觉到,地方法人机构面对这种来势汹汹的30%的承诺,压力是很大的。就这么两年,他一给基准利率,我的客户就走了,都是我的好的客户。我们农商银行资金成本很高,基准利率这种压力下,我要生存……

NBD:你们给多高的利率?

信贷负责人:我们农村、城乡、城商这三块,客户群体的价格都不一样。城商这一块,大家都同台竞争,所以价格趋于相似,波动很小。农村这一块,竞争小一点,可能相对高一点。就是这么一个概念。

我们对贷款利率的定价是多个方面的。第一个是客户自身的资信状况,跟我们合作时间长,而且很讲信用,自动地成本就往下调,这是有定价体系的。

第二是和担保抵押物有关。有有效的担保,价格稍微底一点点。但是不看重这一点,更看重第一点,客户自身一贯的信用状况。

当然,特定的信用类贷款客户除外,像扶贫小额信用贷款客户、大学生助学贷款客户,都是基准利率,国家都是这么规定的。

所以说,在农商行、农信社贷不到贷款,到哪里去都贷不到贷款了。

NBD:大行贷款下沉后,当地普惠金融应该做得更充分了吧?

信贷负责人:从当地来看,大行新增的贷款客户,和我们流失的客户,基本上是相当的,只是把价格降下来了。客户可能临时从成本上获得一些好处,但是从长远来看,因为他不是一个稳定的客户,从定价体系上来说,以后他再回来,贷款成本可能不再是之前那么低了。

NBD:大行价格这么低,能赚钱吗?

信贷负责人:大行的成本比我们低得多。因为我们在每一个乡镇、每一个村,有这么多的网点在下面,这么多客户经理在乡村,生产成本、运营成本、人员成本都高。

这是一方面,第二就是资金成本高,农村绝大部分老百姓喜欢定期存款,我们的存款超过80%是定期存款,城里的有几个存定期?

所以,我们做很多业务,不挣钱,倒贴,但是不做不行。

就像金融扶贫,扶贫贷款利率4.35%,我本身的成本,包括资金成本、人员成本、运营成本,加在一起将近4%。如果这笔贷款不还了,那根本不挣钱。

而且,我们不良率比其他股份制银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高。高就正常了,因为我服务的对象就是三农客户,他们抗风险能力很弱。我们的不良要是很低,就是在造假。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ag娱乐平台现金开户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不敢贷 不愿贷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

网站地图 ag亚游集团直营网 网上电子游戏资讯 AG在线娱乐平台
太阳城申博娱乐网站 太阳城游戏官网 MG电子游戏注册 申博现金网址
太阳城亚洲游戏 彩票平台平台 乐盈彩票网排列三 金道博彩娱乐在线开户
ag国际馆是什么 ag平台客户端 ag平台代理开户 AG国际平台
ag真人娱乐游戏 ag电子游戏体育投注 AG直营网站 AG旗舰厅
178sunbet.com XSB898.COM 444TGP.COM 595PT.COM 675SUN.COM
1112126.COM 1999DZ.COM XSB592.COM 886XTD.COM 22sbsg.com
8LHS.COM 97jbs.com 155TGP.COM 116DC.COM 1115118.COM
8KTS.COM 1555DZ.COM 768jbs.com 295SUN.COM 885jbs.com